关!停!这些炼厂永久关闭!

SHPGX导读:全球疫情仍在持续蔓延,原油消费需求遭受巨大冲击。不仅产业链上游的国际油气生产商面临危机,下游炼油商日子也不好过。世界多地炼油商正永久或暂时关闭一些炼油厂,全球炼油业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

关!停!这些炼厂永久关闭!

随着中国疫情防控常态化和复工复产持续推进,中国的炼化行业正逐渐恢复活力,在可预见的未来,炼化产能的强劲增长也势不可挡。

相比之下,全球疫情仍在持续蔓延,原油消费需求遭受巨大冲击。不仅产业链上游的国际油气生产商面临巨额亏损、资产减值甚至破产危机,下游的炼油商日子也不好过。世界多地炼油商正永久或暂时关闭一些炼油厂,全球炼油业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

疫情暴发以来,多家炼厂已宣布关停

美国和亚洲的几家炼油商和石油巨头最近宣布永久关闭旗下个别炼厂。

关!停!这些炼厂永久关闭!

美国最大炼油商马拉松石油公司日前提出,计划永久关闭位于美国加州马丁内斯和新墨西哥州盖洛普的两座小型炼油厂,裁减800个工作岗位,以应对燃料需求下降的局面。这两家炼油厂的加工能力合计为18.8万桶/日。IEA数据显示,美国炼油总产能已降至1850万桶/天(约为9.25亿吨/年)

壳牌菲律宾公司近日表示,由于“菲律宾市场需求不振,继续运营炼油厂在经济上已不再可行”,将永久关闭其位于菲律宾巴丹加斯省的Tabangao炼油厂,该炼厂日产能为11万桶,是菲律宾仅有的两家炼油厂之一。

新西兰炼油公司也表示,考虑关闭新西兰唯一一家炼油厂,以降低运营成本。

在欧洲,虽然目前还没有炼油厂因疫情的影响而永久关闭,不过,大宗商品贸易巨头贡沃集团此前曾表示,考虑暂时停止其位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炼油厂的生产,受影响产能约为11万桶/天。

其实自今年3月以来,全球多地已开始有炼厂因燃料需求暴跌被暂时关闭。IEA预测,今年全球炼油产能或将缩减640万桶/天。

3月下旬,Gruppo API SpA无限期暂停其在意大利的Falconara炼厂,直到燃料需求恢复。

4月,日产量为13万桶的北大西洋炼油有限公司(North Atlantic Refining Ltd.)的Comeby Chance炼油厂暂时关闭。这是加拿大纽芬兰唯一的炼油厂,也成为疫情爆发以来北美关停的第一家炼油厂。

此外,一些石油巨头也把剥离炼化资产提上日程。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5月份曾宣布,计划出售8家炼油厂,作为资产剥离计划的一部分,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部分炼油厂出售协议。

bp也宣布将致力于转型成为一家综合性能源公司,不仅将其全球化工业务以50亿美元的总价格出售给英力士,还要在未来10年,集中精力减少业务组合中的石油、天然气和炼油业务。

炼油利润受挤压导致炼厂出现“关停潮”

由于疫情“大流行”,全球大部分地区采取关闭商业活动并限制旅行的措施减缓新冠病毒传播,导致燃料需求空前下降,严重影响炼油利润。这是导致这些炼厂关闭的主要原因。

关!停!这些炼厂永久关闭!

标普全球炼油分析主管表示,往年炼油商的净利润约为每桶10美元,而现在的净利润已大不如前。疫情大流行已导致今年全球燃料需求减少约30%,3月底时,美国的燃油消耗量一度下降了约85%。

根据IEA的统计,全球汽油、柴油等燃料需求暴跌,导致炼油业利润一度降至负值。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预计,今年炼油行业整体收入将骤降至400亿美元,远低于2018年的1300亿美元;今年的全球炼油毛利润将为1.40美元/桶,低于去年的3.70美元/桶,创下本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到2025年,炼油毛利润将恢复到2-3美元/桶,但仍比危机前的预测低20%。

伍德麦肯兹也表示,2022-2023年,欧洲将有140万桶/日左右的炼油产能面临停产风险,约占其总产能的9%。其中,荷兰、法国和苏格兰的炼油厂都有可能被关闭。

瑞银分析师7月时曾指出,为了恢复石油行业盈利能力,只有各国政府永久关闭一些炼油厂,在2021年底前从全球市场撤出近300万桶/天的炼油产能(约占全球总量的3%)后,利润率才能得以缓慢恢复。

JBC Energy下游部门主管Kostantsa Rangelova表示,未来几年全球炼厂可能需要关闭多达400万桶/日的炼油产能,以支撑炼油利润率的反弹。

全球炼化产能淘汰速度将加快

未来亚太和中东地区大型炼化项目投产之后,全球产能淘汰的速度将会有所加快。

关!停!这些炼厂永久关闭!

伍德麦肯兹指出,作为燃料的原油加工利润率预计将维持在较低水平,施压本已疲弱的亚洲炼油厂,尤其是处于成熟市场或者石化产品较少的炼油厂。另有分析人士认为,与其他地区相比,欧美一些高成本老旧炼油厂在未来几年关闭的可能性更大。

首先,出于对石油供给和炼油厂员工失业问题的担忧,政府往往会支持炼厂持续运营。但近年来,欧洲已开始逐步减少交通运输业中使用的化石燃料,汽车大规模普及时建设的大量老旧炼油厂利润持续下滑,跟现在亚太和中东地区大量建设的新型大规模精炼项目已无法竞争。

其次,炼油行业如今的危机并不全因疫情而起。在疫情爆发之前,炼油行业就面临着能源转型、成品油消费增长乏力和发展中国家新建产能加剧竞争的压力。虽然目前全球石油消费量与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4月和5月相比已有所回升,但众多分析机构认为,炼油行业的盈利能力无法在2021年底之前达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加上疫情防控期间人们消费习惯改变(如居家办公减少通勤等),以及欧洲多国已将禁售燃油车提上日程,未来成品油需求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

关!停!这些炼厂永久关闭!

伍德麦肯兹指出,当前的市场形势令炼油业盈利困难,除非及时进行改革调整以适应新的市场环境,否则许多设备复合度低、生产低效的炼油厂可能难逃破产命运。

欧美部分老牌炼化集团已经计划将关闭的炼厂转为可再生燃料加工厂。

新西兰炼油公司计划关闭新西兰唯一一家炼油厂,将其改造成一个燃料进口终端。

马拉松石油公司计划将马丁内斯炼油厂用作储油设施,并正在评估其未来用于生产可再生柴油(一种从工业废料和废弃食用油中提炼出来的燃料)的可能性。

菲利普斯66日前表示,该公司计划在2023年关闭加州阿罗约格兰德的罗迪欧碳黑厂和圣玛利亚炼油设施。菲利普斯66计划重新改造其位于加州罗迪欧的旧金山炼油厂,以生产可再生燃料。

美国精炼商HollyFrontier也于6月宣布将位于怀俄明州运营86年的Cheyenne炼油厂转换为生物柴油生产工厂。

道达尔此前也将一座炼油厂转变为生物燃料工厂,并考虑在法国建设第二家生物燃料工厂。

关闭或整合转型将是未来炼油行业发展的两大主题,全球炼油行业正进入一个由“现代化、低成本、高效低碳”主导的整合时代。